在线直播软件免费观看

在线直播软件免费观看****************

好像大家对于一天一更有些不满啊

其实虽然是一天一更,但更新的字数没有比一天两更少啊!

早就知道你们被我一天最少五千字的更新给养刁了,所以从来不曾少过更新量啊!

不可以嫌弃我喔!

今天又恢复成一天两更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到府中,成若兮也已经回来了,打过一声招呼了,巫凌儿便回了小院,换了一套衣服,她带着小小悄悄的溜出了院子,赶往了碧水坞。今天在宫中呆的时间有些久,希望柳先生还没到,否则……

赶到碧水坞,在知道柳先生还没有到后,巫凌儿这才松了一口气,匆匆的回碧水阁换了衣服,重新梳妆一番后便坐在小院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琵琶。

听到琵琶声,小小好奇的问:“小姐,你这弹的是什么歌啊?怎么感觉以前从来没有听过?”

巫凌儿笑了笑:“你当然没听过,这只是好玩想起来的一首童谣,想听吗?”

“想!”

唯美小静花朵中更显娇媚动人

笑着伸手刮了小小的鼻子一下后,巫凌儿才弹琴唱道:“小呀么小二郎啊,背着那书包上学堂,不怕太阳晒,不怕那风雨打,只怕先生骂我懒啊,没有学问无颜见爹娘……”

听着巫凌儿唱完,小小忍不住嘻嘻的笑了:“小姐,这首歌好玩!你从哪听的啊?为什么你总是会那么多从来没有听过的歌呢?”

“问得好,我也好奇呢!”从院门外传来柳先生的声音,巫凌儿听到后连忙从秋千上下来,走到了院门:“柳先生,您来了?”

柳先生笑了笑:“家里临时有些事,所以来晚了,你等久了吧?”

“没有啊,您也看到了,其实我蛮会自娱自乐的。”灵玉笑着将柳先生迎进了碧水阁。

等小小奉上茶水,果盘后,柳先生才问灵玉:“说吧,有什么事得让你开口求我这老头子?”

灵玉偏头想了想,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地契和一份说明放到了柳先生的面前:“灵玉先请柳先生看看这个。”

看完了关于义学的构想和说明后,柳先生又认真的看了那份地契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叹了一口气,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向了灵玉:“你要我帮你找先生?”

灵玉点了点头:“是的!以灵玉的身份,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。义学的孩子必须学到真材实学,而不是为了做面子随便弄些人教教就可以了。灵玉对这方面的人不熟悉,所以想拜托柳先生。另外,灵玉也有写信给巫凌巫公子,希望他能在骊山书院院长面前提一下,看能不能让骊山书院的院生有空到义学来讲讲课。这是灵玉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。”

柳先生用手指轻敲着小几的桌面,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:“我看了你的说明,你这个义学似乎是要为孩子们找到以后可以谋生的门路,所以,除了读书习字外,还要学习一门技术,以你现在这份地契来看,地方似乎不够。”

灵玉笑了:“长安城的地太贵了,我准备在城郊附近找一块地来做这件事,读书需要一个好环境,所以我会安排十岁以下的孩子在城内读书,有天份的孩子,十岁以后可以继续在义学读书,如果不想,或是没有天份的孩子,则送往城外的义学学习技艺。但是不管是读书还是学习技艺,他们都必须在义学读一年的书。我不希望他们是睁眼瞎,至少也要识得一些基础的字才行。所以,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去准备城外的那一所义学。”

听灵玉说得有条不紊,柳先生可以确定她确实是真心想做这一件事:“可是这个义学如果想要一直办下去,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“进入义学的孩子必须要签一份契约,这份契约,我想拜托长安府牙的人帮忙做个公证。从义学出去的孩子,必须要用他们所学的,为义学做三年事。如果他们没有那个时间,那么,他们在三年内,工作做赚的钱,必须要拿出三分之一归还给义学。而这笔钱,就是义学继续发展下去的钱。”灵玉说完看着柳先生:“不过,这件事我不方便插手,所以,想借柳先生的名义……”

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灵玉苦笑一声,抬头看向了窗外:“我的身世,柳先生听过吗?”

柳先生怔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听过一些,听说你家原来是比较富裕的,而且你爹娘也是有才学的人。因为得罪权贵,所以才……”

“一朝突变,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。衣不裹体,食不裹腹,还要小心仇家的追杀,先天不足让我病倒在路边,要不是有小敏姐救我,我早就死了。”灵玉说到这里时,重重的吐了一口气,将心中压抑的痛苦吐尽后才说道:“对于我们大唐来说,那些当兵的人,就是家里的顶梁柱,如果他们倒下了,家也就没了,本来可以遮风挡雨的家消失了,让那些孩子,让那些士兵们的妻子都无所适从,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生活下去。我办这个义学,希望能给他们一份希望,一份可以生存下去的勇气。我……不想让更多的人经历我那样的痛苦。”

看着这样的灵玉,柳先生也不由得为她心疼,他轻轻的拍了拍灵玉的肩:“好了,事情都过去了,就别再放在心上了。相信你的父母也希望你能快乐的生活下去,而不是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之中。”说完,他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义学这件事……交给我吧,我会努力帮你办好!如果你有什么想法,也可以再告诉我!嗯……这长安城中,有什么事,可以让人送个信到我家里,我会尽量帮你处理的。”

灵玉擦去泪水点头应道:“义学的事就拜托柳先生了,至于其它的事,灵玉会自己处理的,不敢再劳烦柳先生!另外……”说到这里,灵玉看向了小小,小小马上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灵玉。

灵玉将信封递给了柳先生:“灵玉还有一部分钱是存在陆家钱庄里的,办义学应该还要花一些钱,这些钱灵玉都已经凑齐了,柳先生凭着这封信便可以自由支取。”

拿着这封薄薄的信,柳先生却觉得它重过千金:“你就这么相信我?”

“这长安城中,除了柳先生,灵玉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值得我这样信任了。”

看着灵玉,柳先生终于叹了一口气,将信封收入了怀中:“灵玉,你……如果你不是极恶之人,我必定护你一生。”

灵玉却是笑了笑:“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之后,灵玉便会离开长安,不再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。义学的事,也就拜托柳先生了。”言下之意,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灵玉便会消失,即便她想为恶,这段时间她也做不了什么。

柳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些休息吧!”

“是!灵玉恭送柳先生。”

送走柳先生后,灵玉转头捏了小小的脸一把:“干嘛呢?气成这模样,谁欠你银子了?”

“那个柳先生,真不是什么好人!小姐你拿钱办事,他竟然还怀疑小姐你会为恶!换成是我,直接一巴掌扇过去!”小小生气的拍开了灵玉的手:“也就是小姐你脾气好,换成别人试试看,让他死得要多惨有多惨!”

灵玉嘻嘻的笑着换过了衣服:“小小啊,我是人类啊。一般的人类,除非圣贤,否则是绝对做不到我这种地步的!也难怪柳先生会怀疑!你想想,如果这时妖界出现一个倾尽全力要帮助所有妖类的妖族,你们是会相信并接受他的善意还是会怀疑他别有用心呢?”

听灵玉这么一说,小小发现好像自己的想法会变得与柳先生一样,这时的她更郁闷了:“别人可不是小姐!小姐你是不同的!”

“傻丫头,我有什么不同?我不是人类吗?我还是一样要穿衣吃饭,会生病受伤,伤心了会哭,开心了会笑,受了伤会喊疼啊!”灵玉笑着随手给自己挽了个简单的发髻:“好了,回去吧!”

一边往家里赶,小小一边奇怪的问已经变回来的巫凌儿:“小姐,那你为什么会做那些一般人类不会做的事呢?”

“……我想……应该是源于寂寞,源于自己的胆怯,源于对自己的不自信吧!”巫凌儿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我的前世就是一位孤儿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我把一切都做得很好,只是为了证明,我的父母并不是因为我不够好才抛弃我的。”说到这里,巫凌儿苦笑了一下:“我……”

2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