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的应用软件

美女的应用软件青萝国对贱民的歧视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,连普通百姓都以与其接触为耻,顾晓晓生出忧心,她真的能够改变天下人的眼光么。

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在这个阶级分明的社会,她想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,是否太过异想天开。顾晓晓在通读史书之后,不断筹谋着走上帝王之路的规划,兵马对她来说最为重要。

但是以贱民为兵卒,她的想法又是否太过天真。

贱民坊市位于京城西南临近郊区,顾晓晓雇了马车,兑了银票带着牛二和孙三,一起去京内最大的贱民贩卖市场。

京城规模宏伟布局严谨结构对称,以皇宫及内城为中心点,向外辐散。顾晓晓从城中热闹坊市,一路往西,房屋建筑风格从大气磅礴到中规中矩再到小门小户,接近西南城郊时已经到处可见茅草屋了。

富贵贫贱,从城东到城西,如一场浮世绘。

这还是太平年里的光景,若到了天灾**之年,饿殍满地,到处都是衣不蔽体的灾民,连一间栖身的茅草屋都没有。

马车停了下来,牛二和孙三殷勤下车,一人打车帘,一人扶顾晓晓下人,她们俩能在京城混出点儿名堂,凭的就是这份儿眼力劲儿。

别人见了外地来客穿金戴银,恨不得当成羔羊宰一通,她们老老实实的赚赏钱,积累下了口碑,以后长期合作。比起一锤子买卖强多了。

外地来的富户初来乍到纵然容易受骗,但她们反应过来时,那些行骗的人未必有好果子吃。

顾晓晓脚落了地。环顾四周,旁出矮墙林立,唯独挂着人市牌子的贱民坊,墙足有丈高,最上面还垒有活瓦,一碰就掉用来防盗防贱民逃跑。

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骚味儿,顾晓晓坐了许久的车。猛然问道顿觉反胃,于是拿手帕掩了口鼻。

精灵公主

牛二见状,机灵的递上了一小盒香膏。扭开后空气中满是近似于薄荷的冷香。

“小姐,您将这香往鼻下抹一点儿,臭味儿立马就淡了。”

顾晓晓拿手帕蘸了些,果真如她所说。那股难闻的气味淡了些。

外面车水马龙。里面吵吵闹闹,皮鞭时混合着哭闹着,未曾看到已让人惊心。

来此处的多是管家或者土财主,顾晓晓的穿着打扮鹤立鸡群,为她引来了不少目光。

正在这时,人群出现骚动,大家分开站在两边,一个个神色不善。捂住口鼻。

原来有人买了十几个贱民,用绳子捆着手。牵了一串从大门处往外走,那些贱民蓬头垢面脚上穿着草鞋,衣服破破烂烂,有的甚至光着膀子,行走之处酸臭中夹杂着尿骚味儿。

他们一个个低沉头,偶尔有抬头的,目光呆滞脸色黝黑,像是没有灵魂的土鸡瓦狗,卑微的行走在众人的鄙视中。

凄惨的景象带给顾晓晓无与伦比的震撼,近距离接触到奴隶制度,她对于人间疾苦有了新的认知。

百姓的苦难究竟能到哪个程度,这是所有人的麻木,顾晓晓心情沉重,一时竟不知该作何表情。

等那列队伍过去,牛二和孙三这才呼扇着鼻子说:“呼,那些贱民真是交了好运,被柳家买下,以后一日三餐总算不愁了,也有了栖身之处。”

“哦,这又是何讲?”

“小姐,您初来京城对这些大约不了解,柳家可是有名的大善人,别的人家对这些贱民非打即骂,顿顿稀饭吃不饱,他们跟了柳家可是交了大好运。”

顾晓晓目送着那群人行尸走肉般离开,他们真的是交了好运么。

“进去吧。”

多说无益,顾晓晓扭头朝坊市入口走去。

“小姐,您小心点儿,地上脏。”

“呕,太难闻了。”

戛然而止的马车滚动声,加上熟悉的声音,顾晓晓回头,不远处穿着一身玉色长衫戴着束髻冠,明明面白如玉脸上却化了许多斑斑点点,猛一眼望过去甚是显眼。

但若熟悉皇长女的人在,定能从她的五官中,辨认出她来。同时,她身边带的护卫,乔装打扮的技术也就比她稍强些。

看来阳琼华同样忍受不了在府中关禁闭的寂寞,偷偷溜了出来,见她还敢带人出来,顾晓晓感叹清和帝着实太偏心了。

她就不信这么几个大活人,打扮成这样子从臻王府出来,清和帝能毫不知情。区别待遇,绝对是区别待遇,顾晓晓要提出抗议了。

顾晓晓怀着感慨走进了贱民贩卖坊,没有刻意去尾随阳琼华,不过两人一前一后进来,距离倒是不远。

阳琼华悲天悯人之语,时不时传入顾晓晓耳中,她长吁短叹的样子,引来市集中其她顾客的诧异眼神。那些贱民形容猥琐,被人随意捆在一起,还有人被半剥了衣服,显示她们身体康健。

也就是几十里的距离,比起皇城根儿,这边宛如人间地狱。

“岂有此理,贱民难道就不是青萝国的百姓了么?”阳琼华激愤之下声音变大。

一句话引来了周围衣着锦绣的人嘲讽的目光,还有毫不遮掩的戏谑。

“贱民怎么会是我青萝百姓,他们天生下贱,注定是做奴婢的。”

“哈哈,就是,我们和贱民可不一样。”

……

阳琼华一句话像沸水滴到油中,贱民木然坐在地上,没人表示关注,她只能尴尬的揉了揉鼻子,小声嘀咕了两句。

这一点能看出阳琼华做的功课还不够,贱民在青萝国及周边各国都有,产生的原因也大同小异。多数是两国交战时的俘虏及后代。

离上次几国混战也有近八十年了,最早沦为贱民的一代已经死的差不多了,如今的贱民多数是当年俘虏的子子孙孙。贱民种族不同。有和青萝国人从外表上看几乎毫无差别的,也有深目高鼻大嘴的长相,还有少数的色目人。

这些贱民从来都没被当做过青萝人,贱民的标签就是她们的身份就是她们的户籍,也是她们的国籍。

那些与青萝国容貌相差无几的人,若是侥幸遇到了好主子,还有可能发慈悲替她们买个身份。但那些明显带着异域风情的贱民,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坊市内部建筑简陋,有拿着皮鞭和大棒穿着皮甲的卫兵四下巡逻。越往里走贱民越少,但男贱民的数量越多,身上的衣服也很奇怪,带着**暗示。

再看他们的相貌。不像前头的贱民那样脏兮兮一张脸。大多数洗干净,虽然营养不良,但素净着顺眼许多。这些人中有男有女,为了卖个好价钱,他们的主人基本不会刻意去虐待他们,尤其是生的有几分出色的。

来这里挑人的,有许多怀着找暖床奴的心思,还有开暗楼的。来这里挑些能看的苗子。京城中有名的青楼,是不会接纳贱民的。怕污了贵人的眼睛。

贱民的价格一直是便宜的,三个人还换不了一头耕牛,后面这些容貌漂亮的男子和女子,价钱会略高一些,但是她们的命运,比那些做农奴的家奴的人更悲惨。

对于贱民来说,长的丑意味着超负荷的劳动,长的漂亮则可能面临着更多的折磨,被人当做玩物,受到各种调教,就算被玩儿死也不会有人追究,只是多了抔黄土。

“这小子长的不错,抬起头让我好好瞧瞧。”

一个刺耳的女声响起,紧接着还是这个声音,惊叫到:“混账,你敢咬我,小畜生。”

女人猝不及防被咬了一口,气急败坏下反手就是一巴掌,接着怒气冲冲的对旁边站着的主人说:“这兔崽子咬人。”

只听啪的一声,鞭子甩到了男子身上,他闷哼一声没有叫出来。

看热闹的人很快聚了过来,顾晓晓刚好也在附近,抬眼一瞧男子生的果然不错,只是眸子中稍带一抹绿色,一看就是混血人种,他五官生的极其秀气,腰肢只堪盈盈一握,符合青萝国人的审美。

被咬的女子生的膀大腰圆,脸上满是横肉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,见男子被打哈哈一笑,拿出手绢擦了擦手。

少年狠狠的瞪着打他的人贩子,还有刚才抽他耳光的女人,目光中透着凶性。

人贩子被他盯得恼羞成怒,啪的一下又是一鞭子,落在了少年背上,他身子踉跄,被一个衣衫破旧的男子扶住。那男子身影高大,五官如刀刻般分明,搁在男尊女卑的时代,也是型男一个,但在青萝女子眼中,却是不折不扣的丑男子。

他将美少年半揽在怀中,替他挡了鞭子,人贩子骂了一句,毫不留情的甩了他一鞭。

“把他拉开,我要买刚才的贱民。”

一脸凶相的女子看到自己先前看重的男子,被一个丑男挡住,粗声粗气的喝到。

人贩子弯腰赔笑,上前就要拉柔弱美少年出来,他叫了声印哥,躲到高大男子身后。

那男子伸手去拦人贩子,等待他的却是一鞭就着一鞭,雨点般落下的惩罚,还有鞭子落到了他的脸上,他脸色疼的泛白。

“住手!他们两个本小姐买了。”

开腔的是阳琼华,她就站在顾晓晓对面,挺直了身子目光中带着锐气。

顾晓晓嘴角贴了一颗痣,头上戴着网巾,上面装饰着绿莹莹的玉石,一身锦绣袍子端庄风雅,倒像一个儒商。

原主肤色白皙,顾晓晓将脸色涂得焦黄,又贴了些眉毛,鼻翼也用粉垫高了些,巧手易容五官后,与阳琼晚打了照面,她竟未曾认出她来。

“凭什么,这兔崽子是我先看上的!老王,多少钱,跟以前一样,我直接带走。”

一句话,能看出这女子已经是老主顾了,人贩子犹豫了,伸出了五个手指,女子伸手就去掏腰包。

阳琼华见状,着急道:“五十两银子,我买了,我这里有银票!”

人贩子原本想借这个机会将价格抬到五两,没想到今天来了个肥羊,一开口就是五十两,她生怕对方反悔,当即对先前准备掏腰包的女子说:“花姐,您看,我这里还有不少好货色,您不如再看看?要是没满意的,后天我这里就来新货了。”

花姐被五十两银子镇住,愣了下朝地上啐了一口对阳琼华说了句:“败家女。”然后带着下人,挤出人群离开了。

阳琼华的护卫此时已然看出她们着了道,被当肥羊宰了,阳琼华却高兴自己买下了两个美男子,担心别人跟自己抢,掏出一张银票潇洒的甩给人贩子,拿到了两个贱民的身契。

从头观看了这幕剧的顾晓晓,从周围人的眼神中,看出了那个叫花姐的和这个人贩子很可能是一伙的。

她们故意在人前虐待贱民,再进行争执,为的就是引起旁人关注,借机抬高价钱,将贱民高价卖出。阳琼华被骗了犹不自知,让护卫将两个男奴带走。

整个贱民坊中,比这两个人可怜的大有人在,比他们美貌英俊的却寥寥无几,阳琼华怜惜他们多因为爱美之心。

人的底线都是不断下滑的,阳琼华刚穿越时纯情无比,坚持一夫一妻制,后来尝了甜头半推半就下,享受起皇女特权,开始和几个美人谈起了一对n的恋爱。

如今几年过去了,阳琼华已经完全适应了青萝国的民俗,见了美男子会主动出手了。

得了美男之后,阳琼华不再向方才那样一路走一路发表感慨,而是压低了声音,和新买的两个男子说话。她的护卫神色尴尬,目光落在贱民身上时一脸嫌恶,为自家主子买贱民一事发愁。

若陛下得知皇长女竟然在关禁闭期间,买了两个贱民回来,她们定然会被问责。

等阳琼华走远时,顾晓晓忽的响起,方才那个让她眼熟的印哥像谁了,他若换身衣服,好好打扮一番与从榕能有五分相似。

不知从榕在皇庙中青灯古佛,若知心上人买了个和自己相似的贱民会是什么反应。

顾晓晓在坊中走了两回,第一回只是看观察别人如何谈价格,第二回才开始买人,避免了被人当冤大头宰。

Social tagging: